阅读新闻

许晴的真人与秀

发布日期:2019-10-04 10:55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最近大火了一个电视节目叫《花儿与少年》。这是个真人秀。有七个人参加了这个节目,各个年龄段的都有,男的女的都有。

  真人与秀,本身就是个悖论的组合。真人和秀原本就是不搭界的,真人表达的是真实,秀是表演。所以这个节目再怎么真人出场,也还是个表演节目。其实,人在群体中就一定开始“秀”了,完全真实的群体中人是不存在的,想一想我们自个儿在家时的情景,那才是真实的,但那个真实的“自我”绝对是拿不到场合上的。集体中的人就一定会让自己的“本我”和“超我”出场的,这说明你正常。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,叫《三人行,必有政治》,说的也是人的个体与群体上的一些区别事情。其实,在两个人以上,哪有什么太真实的呵,就是躺在一张床上几十年的夫妻,彼此的心里有多少对方不知道的隐私呢。这七个人,出发的时候,从服装到举止,到文明礼貌,其实在内心和外表已经“孔雀开屏”状了。这没有什么,这也是一种真实呵。

  当然,七个平时没有什么交集的人搁在一起,十几天的时间,就算秀,也有秀累了的时候,再加上并没有导演导出像电影剧本给出的既有细节,这里面真人的成分也不算少。

  许睛是这个真人秀节目里面最有动静的人物。世面上一下子有了一个名词叫“公主病”,就是许晴参加这个节目后给贡献出来的。许晴是个我很喜欢的女演员,她很甜美,尤其是一对酒窝惹动人。以甜美为特点的女演员不算少,许晴的甜美更加让人出色。我们过去看的是电影角色里面的许晴,那是个彻底地“秀”了的许晴。这一回,许晴和众人不一样的一些性格和特点还真是让我们领教了。

  让我觉得很好玩的是,大家非说许晴是个过得很顺的女人,人长得靓,出身好,从不缺钱物,学习好,是个被神宠爱的女人,是个绝对的公主。非常奇怪的是,很多心理分析师也是这么去定义许晴的。其实,这个世界上哪里有什么“公主”呢,女人的成长,都是从一个小女孩长成一个女人,每一步的成长,吸取的都是“痛苦”这种食物。这可真是没有办法,每一人的成长,必须从“丧失”中获取新的意识,这是生命成长的规律。再说了,46岁的许晴,情路其实是很不顺的,至今还单着。一个女人,情感上的不顺畅,是很磨损生命的一件大事。他和王志文谈过恋爱,谈崩了。他和刘波谈恋爱谈得水深火热,很曲折的情节在里面。刘波是个大才俊,季羡林的弟子,博士生,是清高知性的许晴喜欢的那盘菜。许晴和刘波谈情说爱的时候并不顺利,刘波还有婚姻在前面,闯过这些障碍不是小事。他俩都谈婚论嫁了。刘波出事了,而且是进了监狱这等大事,这种大事很多平凡的人是轮不到的。许晴和刘波的情事最后也崩了。其实,每一段动了感情的情事的破损,都是生命的破损,都是大恸了生命的一种事情。许晴肯定是个碎裂过自己的女人。

  许晴一定会再谈恋爱。许晴说自己不缺爱,“一天都不能离开爱”。如果许晴真有一个畅通无阻的真命天才在真爱她,早就急乎乎地把她娶了。如果男人单身而不娶一个单身女人,就不要去相信这男人是真爱她;如果这男人不单身而真爱一个女人,那么被爱的女人心中一定会有无限的苍凉和无奈,爱情的前途也好不到哪里去。许晴在这点上秀了自己。当然,这秀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。活着,谁没秀过呵。

  许晴与男孩花花甚至闹出过“绯闻”。当然,一看这就不会是真的,花花太小了,小许晴二十几岁,是个大男孩,两人看到的世界其实完全不一样的,也不可能一样。尽管她和他在一些视角上有交集的地方,这交集的地方仿佛让他们惊艳,觉得他们真的是灵魂朋友。其实也是夸大其辞了。花花的心里还没有住着一个七八十岁的老灵魂,轮不到,这么小住着这么老的灵魂,就是花花的灾难了。许睛尽管也是个知性的女人,但她也不是心里住着一个老灵魂的那种灵性女人。许晴与花花,也秀了一把。他们在一起的时间太短了,他和她幻觉了彼此一把也是正常的。灵魂伴侣,那是一个什么样的境界呵,那可是个无比严肃的事情。不,不是事情,是事件,神秘的事件。

  刘涛和许晴原本是品种不一样的女人,都是好女人。苹果的好和荔枝的好,都是好。只是好法不一样。没有什么贵重之分,就是荔枝的价格比苹果贵,也不表达荔枝贵重。价格是外部世界给分别出来,生命都是独特的,没有价格的。刘涛是个脚踏实地的女人,有包容心,体恤别人,是个好媳妇的选手。许晴是想把生活飘着过的女人,喜欢情调和细节美,和大众女人很不一样。这都没有什么。没有二元对立。各有各的好,各有各的特点。她们这么美,能演戏,性格正常,我都喜欢。

  刘涛和许睛就是彼此没有话说,不是能结成闺蜜的那一种,也太正常了。女人和女人真正的友谊也是极难达成的,人间所有的知己都是极难达成的,就是比较好的友谊也不容易达成。这个电视节目把这两个美女的隔阂给夸大了,闹得她俩心理有彼此的阴影。她俩的不和,这是个多么好的话题,让导演高兴,让观众有咋舌的好机会。

  《花儿与少年》里面最真实的人,是郑佩佩。她真实倒是真实了,真实得得罪人了。看看吧,所谓真实,谁敢真实,真实真的是一件得罪人的事情。郑佩佩不喜欢许晴,喜欢刘涛。郑佩佩给这七个同行的人打分,给许晴打了很低的分,60分,给刘涛打得分很高。许晴真的很在意,她的情绪伤大了。这是郑佩佩的自由。也不表达许晴不好,刘涛好。无非就是郑佩佩喜欢吃苹果对荔枝不喜欢。荔枝照样被许多人喜欢。郑佩佩在一个专访节目里面更是真实得要命,她被主持人的提问给绕进去了。她说了张柏芝的不好,说了成龙的花。对于我们这些看客来说,张柏芝的不好和成龙的花伤不着我们,我们的八卦之心得到了饱餐。张柏芝本人一定受了伤,成龙也不会高兴。真实有时会有代价的。

  我记得前两天看过诺奖获得者莫言的一个采访,一个记者也问过莫言一些敏感问题,诸如他心目中谁配得诺奖。莫言不回答,说回答这个问题一定会伤着别人,没提名的人心里如果觉得自己有诺奖水准会不高兴。莫言看起来不真实,但也是一种真实,他没有给别人八卦的机会,也不想伤着别人,更不想让自己随便的说法伤着自己。

  许睛和大家伙玩了十几天,就玩不下去了,她提前走了。这一定是她参加这个节目之前没有想过的,也是大家没有想过的。导演最高兴了,因为真实的生活比戏剧更有效果。